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yn | 31st Aug 2007 | 焦點行程, 隨寫故事之旅 | (2193 Reads)

下雨天,紅磡海底隧道九龍入口,交通比平日的更差。芯所乘坐的巴士,在原地停留超過十五分鐘了。

Picture

看著車窗外灰朦朦的天空、細絲絲的雨水、貼著不同名星特寫的巨型廣告版和密密麻麻的人頭身影,芯無聊地在猜測每個人背後的故事,半點也沒有在意巴士前行與否。 

車廂內,有些人在睡覺,有的沉醉於隨身聽,有的在打電玩,有的埋頭於閱讀報章雜誌。每個人都在享受自己的時光,旁人彷彿並不存在,大家各有各的世界。也許這就是現代人所說,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吧!偶爾一個眼神的交流對於這些人來說都是多餘的。大家對於巴士停滯不前也沒半點鼓譟,想都已經習慣了。 

終於車輛再次移動,每輛巴士都鑽往前面僅有的虛位。嘭...一些玻璃碎片飛向芯,擦過她的頸項,畫出數條血痕。芯沒半點驚訝地摸摸自己的頸項,那些疏離的現代人都在驚呼走避,沒有人關心誰有沒有受傷或需要幫忙。

芯在心中問自己,這是第幾次了? 這兩年來,每月的三十日,芯都會遇到意外受傷。單是交通意外已經有九次。奇怪的是每次意外都不會有人死亡,芯總是受傷最嚴重或處於最危險的狀態下的一個。由初次遇到意外時的惶恐,到第二次、第三次遇到時的驚慌無奈,芯對意外的發生已經變得沒有多大的感覺。她只是不知道,哪一次事故會真的奪去她的性命。


當知道芯再次受傷時,天的心在抽搐著,他彷彿同時感受到芯的痛楚。可是他什麼也做不了。在決定開始之前,他已清楚知道代價是什麼。與其失去心中的靈魂,他相信芯也寧願選擇承受肉體的痛苦。當日他們緊緊的擁著對方,芯在他的耳畔訴說著怎樣也想留在他的身邊的深情。只可惜芯最後還是被帶走了。

天感到懷抱中的芯漸漸變得冰冷。那刻房中沒有人敢走上前或說半句話。一切彷彿就那樣靜止下來,直至月影推門而進。她先命眾侍婢退出房間,然後走到天的身旁,輕拍他的背部。天靜靜的把芯放在床上,輕輕把她的秀髮撥弄整齊,再在她的額上親親才回頭看月影。

「怎樣? 找到了沒有?」天向她投以充滿期待的目光,就像一個人在沙漠中找尋水源的神態。

「你我都明白越是違反自然定律而行的事,所要付出的代價越大吧!」月影雖然被那眼神弄得心頭一緊,但仍作最後的勸說。她看完古藉的記載後,實在不願意把詳情告訴天。

「無論如何,我要把她帶回來。告訴我,你找到什麼吧。」天捕捉到月影的猶豫和憂慮,遂以一個肯定的眼神,命令她說出一切。

「根據記載,曾經有一個神官,成功借助月圓之夜和她個人的念力,在時空的縫隙中找到聖水。最後用聖水救回了她的伴侶。可是她的伴侶醒過來後,卻像換了另一個人似的,對她一點印象也沒有。兩人一起生活了數年後,她的伴侶突然失蹤了。最後,她獨自一人活多了幾年也離世了。」

水晶瓶的聖水終於在夏天來臨前注滿了。一切都準備就緒,天終於等到芯回到她身邊的日子。


芯用手按著自己的頸項,不敢亂動。她的手感到越來越濕,又嗅到陣陣的血腥味。頸上小小的傷口就像沒有被關上的水龍頭,血水一直慢慢地流出來。終於救護車和警車紛紛到達現場,芯看見一個白色的人影向她走近。她想這次應該也死不了吧。然而在這時候,她竟然看見那白色的人影背後出現了金字塔。她不禁想自己是在做夢吧? 她費力地眨動了眼睛數下,想看看是否只是看到廣告版的圖像或什麼的。可是金字塔的影像卻越來越清晰,這次還看到古埃及宮殿的景像。此時她感到有人輕拍她的臉龐問她「小姐,小姐,你叫什麼名字? …快幫她止血,傷者快要休克了

芯的家人和男友在接到她發生意外的消息後都趕到醫院,看到芯被送到病房後便急不及待向主治醫生查問她的情況。醫生向他們解釋說芯因腦部受到強烈震盪和失血過多,現處於昏迷狀態。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來。曾經有病人在昏迷了數年後醒來,卻變得很奇怪,說自己曾經回到過去,一直都胡言亂語,最後被送進了精神病院。所以醫生要他們有心理準備,芯不一定會醒。就算是醒過來,也有可能有其他的健康問題。